summer

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6

  还没等到下周一,肖战就收到了王一博发来的消息,他让肖战明天在附近一个很有名的商场等他,肖战看着消息思考了许久,明天是星期天,王一博想干什么,他上次说那个王氏集团又是什么意思,总不可能他还是王氏的私生子吧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想到这里 ,他又觉得自己好笑,明明是自己被别人占了便宜,到头来却还要帮他一把。不过他们两个人奇怪的梦境的确让他觉得每夜难眠,所以决定把这一切搞清楚再说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   肖战准时在商场等王一博,刚到地方还没站稳,就看见王一博一身黑西装从大门走进来,跟在酒吧的那副样子完全不一样。肖战看着他比自己人生规划还清晰的下颌线,远远望着他出了神,直到王一博在他面前站定,向他打了一个响指,说:“怎么?我太帅了,看傻了?”肖战听到这话立马反过神来说:“你才傻,来个商场穿这么正式干嘛 ?又不是要去结婚。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只见王一博嘴角上扬,说了一声: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是?” “啊?”还没等肖战反应过来,王一博就拉着他的手走上电梯,直奔整个商场最豪华的那层楼。肖战看着各式各样的奢侈品展柜,那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地方,就连这个商场他都很少迈进去,他原以为王一博是想给自己在这里找个工作,好还他“一夜情”的钱,结果王一博顺手就把他推进了一家卖高定西装的店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一进门,便有好几个样貌俏丽的小姐推着一栏杆的衣服摆在他们面前,还没等肖战仔细看,一个胸前挂着销售经理铭牌的女士给他拿了见黑色西装。肖战手里握着衣架头,目光望向王一博,只见他缓缓开口:“去试试吧。”语气中听不出来什么感情,好像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,没等肖战说话,他又被两个小姐一路推进换衣间里去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  肖战迷迷糊糊换好衣服,刚要伸手拉门帘,门帘就被两个小姐姐拉开了,只见王一博正翘着二郎腿,双手交叉着,目不转睛地看着他。“这件不好,换。”王一博开口说道。还没等肖战问为什么,刚才那个销售经理又拿了一件深蓝色的西装过来,笑眯眯地看着肖战,肖战被盯得不好意思,只好拿着衣服去了换衣间。熟悉的操作,熟悉的流程,不同的只是肖战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  王一博每次都说一句:“不好,换。”也不说为什么,起初肖战还能忍,但到了后来实在忍无可忍,他一把推开销售小姐手里的衣服,对着王一博说:“你现在是在耍我吗?我没时间陪你玩,如果你是因为前两天的事,我会想办法换你钱,但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当成一个可以包装的商品呀?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王一博被肖战一连串的话骂的一头雾水,不过看着肖战脸通红的样子,他也没来由的着急起来,想了想说:“我不是,我只是想给你买一件新衣服,你太好看了,那些衣服都配不上你。”肖战显然自动忽略了后半句话,马上就问: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买衣服给我?”王一博一脸无辜地说:“因为明天要去见我朋友,我想让你打扮的好看一点,又怕你没有衣服,才带你过来的。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肖战一听马上羞红了脸,他以为是王一博把他们上床的事情跟别人说了,万一他爸妈也知道呢,不会明天他爸妈也在吧,一想到这,肖战就觉得自己命不久矣。王一博看见肖战脸色苍白的模样,以为是他累了,想了想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过分,正准备起身带肖战走,只见肖战说了一声:“那好吧,你快点,我还有事。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王一博听了立马用一双人畜无害的狗狗眼看着肖战,然后让经理拿出了一件白色西装,价值一看就不菲。同样的流程又走了一遍,只是这次不同的是王一博用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肖战,仿佛要把他盯穿似的,肖战把手放在他面前摆了摆,他才回过神来。点了点头说:“就这件吧,包起来。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等到付款的时候,肖战偷偷的瞟了一眼价格,拉着王一博的手臂就说:“我去,你有病啊,这破衣服六位数,把我卖了都不止这么多钱,凭你那点工资哪买的起,你先走,这里我来收拾,我跟他们说衣服不合适,给我退了,然后我们偷偷溜走。”还没等王一博开口,销售小姐便对王一博说:“王先生,作为我们店的VIP客户,您也可以挑选一个胸针送给您的爱人,我们店新到的一批,都是臻品,只有VIP客户才可以买到。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肖战用一双大眼睛疑惑地看着王一博,说着:“我们不是...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王一博拉着去到了一张玻璃展台前,里面全是各式各样的胸针。王一博问他:“你喜欢哪一个?”只见对方迟迟没有回应,偏头看着他,只见肖战直勾勾地盯着一款月亮胸针,瞳孔里反射出亮晶晶的光来。王一博对销售小姐说:“这款月亮胸针,我们要了!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肖战一听连忙摆手说道:“不,不用”然后又在王一博耳边说:“你发什么疯,这个胸针七位数,把我们两个卖了都不止这么多。”王一博随后又说:“没事,你喜欢就好,我来付钱。”还没等肖战伸手拦住他,王一博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卡,说:“这是我的私人消费,不用记在公司账上。”小姐立马跑去柜台刷卡,只留下肖战一个人在那里凌乱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  等出了商场大门,只见一辆黑色商务车已经停在二人面前,王一博给肖战开车门让他上车,边开边说,“先上来,我等会儿解释给你。”肖战半信半疑的上车,王一博打开另一边的车门坐在他旁边,什么话也没说,司机就已经开起了车。王一博看着肖战疑惑又愤怒的眼神说:“我的确不是一个普通酒保...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   “但我没骗你,做酒保真的是我的工作,我没想靠家里,只不过这两天出了点事,我不得不参加家里举办的晚会,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假扮一下我的...”王一博急忙说道。“你的什么?”肖战问着还没有说完的半句话。“我的,我的,我的秘书,对,就是秘书。”王一博回应地有些磕巴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肖战又追问到:“秘书需要那么贵的衣服和首饰吗?为什么是我,随便谁不都行吗?”王一博反问道:“你不是欠我钱吗?你准备怎么还?这次之后,我们互不相欠,怎么样?”肖战自知理亏,但又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大家一起睡的,却是自己没了理,怪只怪是自己先喝醉动手动脚的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“那好吧。不过我只帮你这一次,以后我们大道朝天,各走一边。”肖战带着些怒意说道。王一博听完松了一口气说:“明天晚上七点,在酒吧等我,我去接你。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今晚的肖战还在庆幸自己终于可以摆脱王一博了,却没想到明天的晚宴竟是一场鸿门宴。

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5

  第二天早上,肖战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,只觉得浑身酸疼,他揉了揉自己的腰,睁开眼睛——看见面前正赤裸裸地躺着一个男人。

  

  “我靠!”肖战一个弹跳立马坐了起来。谁料旁边的人似乎感受到动静,一把将肖战薅过去,说了声:“别动,再睡会儿。”肖战心下一惊。没等多久,身旁的人也觉得有点不对劲,立马惊醒坐了起来。

  

  “我去!王一博你不要脸,你昨天趁我喝醉欺负我,你臭流氓!”肖战向面前一脸茫然的男人说道。“不是,肖战你冷静一点,我们昨天真的什么都没做。”王一博解释起来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“王一博你还想抵赖,那为什么我衣服都不见了,你怎么也把衣服脱了,你就是欺负我。我,我,我还是第一次呢!”肖战的脸瞬间红了起来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“第一次?不是,现在你误会了,我们昨天真的没做!我们顶多是亲了几下。”王一博急忙摆手说道。“你,你害不害臊啊,你个大男人做了事还不承认?”肖战一下就急了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“不是,你仔细想啊,我们要是真做了,你又是第一次,你会感觉不到吗?而且昨天我对这事根本没印象。”王一博有条不紊地梳理起来。“我,我怎么感觉?我拿什么感觉?你,你...”肖战急得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“你昨天虽然喝醉了,但身体有本能反应,你昨天突然就哭了,然后我就没动你了,所以我们真的没做。”王一博说道。“真的吗?好像是没啥感觉,别人都说第一次会很疼...那好吧,我就信你一回。就当是我花钱找了个陪睡,我会给你钱的。”肖战自言自语道。

  

  王一博心下奇怪道:“怎么我占了你便宜,你还要给我钱?真是可爱。”然后就看到肖战在床上找些什么,他问了一嘴。肖战说:“王一博,我衣服呢?怎么不在地上?”说完王一博也有些愣,仔细想了想,说:“应该在浴室吧,我去拿。”随后下床走向浴室。

  

  看见浴室里的一片狼藉,心想昨天他们到底干了什么呀,又想到肖战说自己是第一次,不禁羞愧起来,暗骂道:“操!”然后就抱着地上的衣服往回走。肖战伸手准备拿回自己的衣服,却见王一博迟迟没有动静,问道:“喂,你干嘛?”

  

  

  “咳,咳...那个,你衣服破了。”王一博小心翼翼地说。“靠!我们昨天这么激烈地吗?”肖战疑惑道。“那个,我穿好衣服去给你买件新的,你看怎么样?”王一博立马接上。“好吧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肖战说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 正当王一博穿好衣服准备走时,肖战拦住了他说:“喂,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丢下我一个人,把你微信给我,你要是敢反悔,我就把你干的事全都说出来。”王一博本想反驳,但想了想还是算了。把自己的二维码递了过去,随后王一博就收到一条验证信息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肖战看到用户名是85的验证通过,问道:“喂,你叫什么?”王一博疑惑地看着他说:“你不知道我名字?你不是从昨天晚上就开始叫我了吗?不过我也奇怪,我告诉过你我名字吗?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

  

  

  肖战又说:“是吗?那可能是上床的时候你告诉我的吧。反正我们以没见过,你赶紧去给我买衣服。”王一博低头说道:“好吧。”

  

  

  到了第三天,他们也没有任何的交际,即使话就在嘴边,但肖战只是偷偷地翻看他的朋友圈。无非就是摩托车之类的照片,什么也没有,唯一的一条让他感兴趣的是,王一博一个月前发了一条——最近总是做奇怪的梦,睡不好,有人有助眠的办法吗?

  

  

  本来没什么,但在肖战眼里这可能就是他失眠的原因吧。自从那一晚之后,肖战就经常做一些奇怪的梦。梦里面有人叫他,但又感觉不是他,样貌是他的样貌,但不是他的名字。有人叫他“大神官”、“春生”、“顾医生”、“一野”,反正是各种名字 但他不记得自己有过这些名字。

梦里还有一个男人,看不清他的脸,但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,而这些梦里好像都是同一个人。就好像王一博跟他说过的那些话一样——没来由的觉得一个人很眼熟,我们,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

   

  

  肖战是在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决定明天晚上去问问王一博。而这两天王一博睡得也并不安稳,他也时常做些奇怪的梦,他把原因归结在没有好好休息上,但他也疑惑,好像自从他遇见了肖战,做梦的频率越来越频繁。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他一闭眼想到的人,竟然是肖战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直到第二天晚上,王一博忽然从酒吧门口看见了那个熟悉的面孔——是肖战。他还在疑惑,想着他怎么还有闲心来他这喝酒,总不可能是来找我吧。正想着,便看见男人张望着脑袋在找什么 随后就缓缓朝自己走来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肖战特意来的很晚,但至少还要半个小时酒吧才会打烊,他不太喜欢嘈杂的环境,如果他们要谈事情的话,安静一点也好。他走近王一博说:“你有时间吗?我们谈谈吧。”王一博点了点头。

  

  

 肖战跟他说了梦境的事情,起初王一博还不相信,但当肖战说出那几个名字的时候,王一博心下一惊。肖战说:“梦里有个人对我说,师父,你的唇下痣好好看。诸如此类,等等。”王一博眨了眨眼睛说:“你以为你在写小说吗?怎么,难不成我们穿越了,还是前世今生啊。”

  

  

  肖战被他这番话气得直发抖,心下又觉得自己真是可笑,竟然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来找一个跟自己有过一夜情的男人。不过王一博又开口道:“我不是不相信你,这些梦我也做过,只是这两天我有事情缠身,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?”

  

  “我凭什么帮你?你是我谁呀?”肖战气哄哄地说道。王一博又开口道:“有钱给!价钱你定!”肖战一听就心神有些不定,他最近在成立自己的工作室,正缺钱,不过他想了想又说:“你一个酒保,哪来的钱,你不会想空手套白狼吧。”

  

  

  王一博早知道他会这样说,招手让他低下头来,在他耳边轻轻说:“或许,你听说过王氏集团吗?信不信由你,时间紧迫,下周一见。”

  

  

  肖战心里有些痒痒的。


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4

第四章已更,移步微博

微博ID:有的人至死怀念那个夏天

  


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3

第三章已更,移步微博

微博ID:有的人至死怀念那个夏天

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2

  “咳,那个,谢谢你啊。你脸没事吧?”肖战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。

  “哦,没事,举手之劳罢了。”王一博回答道。

  “那也还是上点药比较好,小心破伤风。”彼时酒吧老板已经将医药箱放在他们面前了,回过身扫地上散落的碎片。

  “那个,我帮你吧,你自己也看不见。”肖战轻轻打开医药箱的盖子,找寻碘伏和棉球。

  王一博本想婉拒,却又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,他想借此询问一番。“好,那谢谢了。”他答道。

  肖战用镊子将棉球放进药水里,轻轻将王一博的头别向自己,用棉球擦向王一博脸上的伤口。一指间的距离让王一博闻到肖战身上弥漫的酒气,出乎意料地很好闻。

王一博望着肖战深邃的大眼睛,用低沉的声音问他:“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肖战听完这番话,愣了一下,然后挑了挑嘴角说: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有人用这么老土的搭讪方法呀?”是一阵细腻的男声,听得王一博感到一阵酥麻。但他很快又反过神来说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真的觉得你很眼熟。”

“哦!那我知道了,我们应该是...上辈子见过吧。”肖战笑着说。王一博很快意识到自己被耍了,但是是自己非要问的,也怪不得别人。

“药上好了。”肖战正准备起身,脑袋却晕晕乎乎的不受控制,一时间腿发软,要倒之时,王一博伸手扶住了他。酒精在空气中挥发,惹得肖战脸色发红,他望着王一博的脸出神。刚开始喝完酒他还不以为然,但过了这么久酒精早已在他身体里散发开来。他用手轻轻攀上王一博细长的睫毛,嘴巴里喃喃自语着什么,往前走进了一步,没走稳一头扎进了王一博怀里。

“你长得好好看呀!”肖战用甜甜的声音对王一博说,手指已然覆上了王一博粉嫩的嘴唇。虽然王一博心想就喝了一瓶酒为什么就醉成这样,但还是对肖战说:“你喝醉了 我送你回去。”便说边向门口走去。

等出了店门,王一博问道:“你家在哪?我送你回去。”但肖战听完这番话却带着哭腔说:“家?我没有家。”王一博本以为他是醉得不行了,但语气听起来却委屈的让人觉得真实,不禁心疼起来。

没办法,王一博只能将他送到附近的酒店。王一博将手臂环抱住肖战,让他攀着自己走。然后走向前台说:“开两间房。”正准备掏出身份证办理手续的时候,肖战开口说道:“一间房,开一间房。”王一博还没来得及瞪大眼睛问他的时候,肖战又说道:“两间太贵了,我没钱。”王一博看着他这副样子不禁好笑,却又觉得很可爱。

“请问是一间房还是两间?”前台问道。“那就一间吧。”王一博还是听从了肖战的话,很奇怪,他很少这么听别人的话,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。

王一博推开房门,准备将肖战放在床上便离开,怎料刚走近床边,肖战就开始脱衣服。

“你干什么?”王一博诧异道。“我好热,我想洗澡。”肖战喃喃道。

“不是,你这不太好吧,要不你再忍忍,明天再洗。”王一博说道。不说倒还好,这一说,肖战委屈的连眼泪都要流出来的样子说:“不要,我就要今天洗,身上好臭。”

“不是 你要是真想洗你就洗吧,你别哭呀,搞得好像我欺负你似的。你进去自己洗,有事叫我。”说着就帮肖战拉开浴室的门。

肖战自己进去浴室,王一博顺手关上了门。他在外面等了一会儿,却迟迟听不见水流声,于是他向门里的人喊到:“怎么了?需要帮忙吗?”肖战说道:“扣子解不开。”

“什么,我听不见?”看里面迟迟没有反应,担心出什么事,于是小心地推开浴室的门。只见肖战一个人摆弄着衬衣上的纽扣,扣子只解开了一两颗。于是走向前说:“我来吧。那个什么,我不是要占你便宜的意思,帮完我就走。”王一博自顾自地说道,心里却不免有些心虚。

温暖的大手有意无意的擦过肖战雪白的胸膛,身上的啤酒香气在狭小的空间里弥散开来,惹得二人脸红心跳。不一会儿,衬衣已经解完,王一博把手轻轻的下移,准备解开裤子上的纽扣。恍惚间竟四目相对,二人都有些紧张,王一博不自然的吞了吞口水,为了缓解尴尬,他随口说道:“肖战,你的唇下痣好好看啊!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句话,说完便就后悔。气氛好像更尴尬了。

肖战听完这句话却不禁眉头一皱,仿佛觉得自己好像在哪听过这句话,陌生又熟悉的感觉,仔细一看,面前人的脸庞也一样有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。

不知怎的,情不自禁的便将自己的唇与眼前人的唇相覆盖,一时间电花火石,让王一博不知所措。

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1

  “叮铃...”

  王一博正将冰块摇成碎状,银灰色的冰盅在紫红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耀眼,眼睛却被门口迎面而来的年轻人夺走了目光。

  只见他径直走向酒吧驻唱的舞台中央,修长的双手调整好麦架的高度,清了清嗓子,唱起了李荣浩的《年少有为》。

  “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,懂得什么是珍贵...

那些美梦,没给你我一生有愧...”

  虽然声线与原唱并不契合,但意外的唱出了一种少年的稚气和岁月的沉淀。

  看着舞台上陌生又精致的面庞,王一博转头问向老板:“这人谁呀?怎么上了主唱的位置,新来的?”并指了指舞台上唱歌的男人。

  老板望着他手指的方向寻去,挑了挑眉毛,说道:“他呀,小李的朋友,小李今天有事来不了,他来帮忙的,说是叫什么...肖战。”

  王一博听罢,又不禁望向肖战,他总觉得好像自己在哪里见过似的。不过转念又想了想,自己也不至于为了撩人就用这么老土的法子。

  “真是可笑。”王一博觉得自己肯定是太久没谈恋爱,看到男的都觉得有种梦中情人的感觉。

  时间分秒的过去,台上的歌曲换了一首又一首,都是经典的苦情歌,但不知为何,在王一博眼里,这些歌曲苦涩的气氛从肖战嘴里唱出来全然变了味,心中不免涌起一阵甜蜜与宁静。

  纵使王一博不懂音乐,但好歹听了那么久的酒吧K歌,他总觉得今天自己有些怪怪的 不知道是肖战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原因。

  天色渐暗,酒吧里人也已散了大半,只剩下星星两两的几个人。正当肖战准备收工回家时,喝的醉醺醺的几个男人却挡住了他的去路 只见男人手里提着墨绿色的啤酒瓶,肥大的脸被涨的通红,俨然一副不怀好意的醉汉模样。

  男人随口说道:“小伙子长的不错呀!这就要走了?要不陪爷留下来喝两杯怎么样,要是晚上再找个地方和爷谈谈心,那可就太好了。”说罢又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。

  肖战看着眼前的醉汉,毫不理会,侧身便往旁边绕道而行。

  王一博本来不想插手这事,但一是觉得肖战这人十分眼熟,可以说是一见如故,让他觉得很是有趣;二是觉得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地盘上,让人家一个来帮忙的吃了亏,自己岂不是很没面子,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饭吃。

  彼时肖战和男人已然处于爆发的边缘,王一博眼看男人就要将手里的玻璃瓶砸向肖战,赶忙一个箭步飞奔过去。

  “噗呲——”啤酒瓶碎在地上,男人向前看去,只见王一博伸手挡在肖战身前,俊俏的脸庞被玻璃碎片划了一道浅浅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谁呀?怎么滴,英雄救美来啦?”男人向面前的人高声骂道。王一博暗骂道“我操,老子今天非收拾这龟儿子不可。”

  眼看二人剑拔弩张,肖战拉开王一博,抄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就说:“不就是喝瓶酒吗?我喝行了吧!”然后便将满瓶的啤酒一饮而尽。王一博转头,死死盯着闹事的男人,眼睛瞬间就变成了红色。男人见状,也就不再说话,扭头而去。

  王一博本想继续追上去,可肖战已经在一旁昏昏沉沉的,他赶忙上前扶他,随即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。

  酒吧老板望着店里零碎的几个人,便说:“不好意思啊,今天店里提前打烊了,大家下次再来玩,谢谢啊。”

  三三两两的男人女人便向门口走去,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。三个人在霓虹灯下面面相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