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mmer

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5

  第二天早上,肖战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,只觉得浑身酸疼,他揉了揉自己的腰,睁开眼睛——看见面前正赤裸裸地躺着一个男人。

  

  “我靠!”肖战一个弹跳立马坐了起来。谁料旁边的人似乎感受到动静,一把将肖战薅过去,说了声:“别动,再睡会儿。”肖战心下一惊。没等多久,身旁的人也觉得有点不对劲,立马惊醒坐了起来。

  

  “我去!王一博你不要脸,你昨天趁我喝醉欺负我,你臭流氓!”肖战向面前一脸茫然的男人说道。“不是,肖战你冷静一点,我们昨天真的什么都没做。”王一博解释起来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“王一博你还想抵赖,那为什么我衣服都不见了,你怎么也把衣服脱了,你就是欺负我。我,我,我还是第一次呢!”肖战的脸瞬间红了起来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“第一次?不是,现在你误会了,我们昨天真的没做!我们顶多是亲了几下。”王一博急忙摆手说道。“你,你害不害臊啊,你个大男人做了事还不承认?”肖战一下就急了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“不是,你仔细想啊,我们要是真做了,你又是第一次,你会感觉不到吗?而且昨天我对这事根本没印象。”王一博有条不紊地梳理起来。“我,我怎么感觉?我拿什么感觉?你,你...”肖战急得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“你昨天虽然喝醉了,但身体有本能反应,你昨天突然就哭了,然后我就没动你了,所以我们真的没做。”王一博说道。“真的吗?好像是没啥感觉,别人都说第一次会很疼...那好吧,我就信你一回。就当是我花钱找了个陪睡,我会给你钱的。”肖战自言自语道。

  

  王一博心下奇怪道:“怎么我占了你便宜,你还要给我钱?真是可爱。”然后就看到肖战在床上找些什么,他问了一嘴。肖战说:“王一博,我衣服呢?怎么不在地上?”说完王一博也有些愣,仔细想了想,说:“应该在浴室吧,我去拿。”随后下床走向浴室。

  

  看见浴室里的一片狼藉,心想昨天他们到底干了什么呀,又想到肖战说自己是第一次,不禁羞愧起来,暗骂道:“操!”然后就抱着地上的衣服往回走。肖战伸手准备拿回自己的衣服,却见王一博迟迟没有动静,问道:“喂,你干嘛?”

  

  

  “咳,咳...那个,你衣服破了。”王一博小心翼翼地说。“靠!我们昨天这么激烈地吗?”肖战疑惑道。“那个,我穿好衣服去给你买件新的,你看怎么样?”王一博立马接上。“好吧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肖战说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 正当王一博穿好衣服准备走时,肖战拦住了他说:“喂,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丢下我一个人,把你微信给我,你要是敢反悔,我就把你干的事全都说出来。”王一博本想反驳,但想了想还是算了。把自己的二维码递了过去,随后王一博就收到一条验证信息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肖战看到用户名是85的验证通过,问道:“喂,你叫什么?”王一博疑惑地看着他说:“你不知道我名字?你不是从昨天晚上就开始叫我了吗?不过我也奇怪,我告诉过你我名字吗?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

  

  

  肖战又说:“是吗?那可能是上床的时候你告诉我的吧。反正我们以没见过,你赶紧去给我买衣服。”王一博低头说道:“好吧。”

  

  

  到了第三天,他们也没有任何的交际,即使话就在嘴边,但肖战只是偷偷地翻看他的朋友圈。无非就是摩托车之类的照片,什么也没有,唯一的一条让他感兴趣的是,王一博一个月前发了一条——最近总是做奇怪的梦,睡不好,有人有助眠的办法吗?

  

  

  本来没什么,但在肖战眼里这可能就是他失眠的原因吧。自从那一晚之后,肖战就经常做一些奇怪的梦。梦里面有人叫他,但又感觉不是他,样貌是他的样貌,但不是他的名字。有人叫他“大神官”、“春生”、“顾医生”、“一野”,反正是各种名字 但他不记得自己有过这些名字。

梦里还有一个男人,看不清他的脸,但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,而这些梦里好像都是同一个人。就好像王一博跟他说过的那些话一样——没来由的觉得一个人很眼熟,我们,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

   

  

  肖战是在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决定明天晚上去问问王一博。而这两天王一博睡得也并不安稳,他也时常做些奇怪的梦,他把原因归结在没有好好休息上,但他也疑惑,好像自从他遇见了肖战,做梦的频率越来越频繁。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他一闭眼想到的人,竟然是肖战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直到第二天晚上,王一博忽然从酒吧门口看见了那个熟悉的面孔——是肖战。他还在疑惑,想着他怎么还有闲心来他这喝酒,总不可能是来找我吧。正想着,便看见男人张望着脑袋在找什么 随后就缓缓朝自己走来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肖战特意来的很晚,但至少还要半个小时酒吧才会打烊,他不太喜欢嘈杂的环境,如果他们要谈事情的话,安静一点也好。他走近王一博说:“你有时间吗?我们谈谈吧。”王一博点了点头。

  

  

 肖战跟他说了梦境的事情,起初王一博还不相信,但当肖战说出那几个名字的时候,王一博心下一惊。肖战说:“梦里有个人对我说,师父,你的唇下痣好好看。诸如此类,等等。”王一博眨了眨眼睛说:“你以为你在写小说吗?怎么,难不成我们穿越了,还是前世今生啊。”

  

  

  肖战被他这番话气得直发抖,心下又觉得自己真是可笑,竟然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来找一个跟自己有过一夜情的男人。不过王一博又开口道:“我不是不相信你,这些梦我也做过,只是这两天我有事情缠身,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?”

  

  “我凭什么帮你?你是我谁呀?”肖战气哄哄地说道。王一博又开口道:“有钱给!价钱你定!”肖战一听就心神有些不定,他最近在成立自己的工作室,正缺钱,不过他想了想又说:“你一个酒保,哪来的钱,你不会想空手套白狼吧。”

  

  

  王一博早知道他会这样说,招手让他低下头来,在他耳边轻轻说:“或许,你听说过王氏集团吗?信不信由你,时间紧迫,下周一见。”

  

  

  肖战心里有些痒痒的。


评论(1)

热度(2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